文化臨汾:故鄉的水

黃河新聞網 > 臨汾頻道 >  文化臨汾

文/崔澤波

久別故里,不時懷舊。父老鄉親羣裏一條微信引起了我的沉思和關注,大意是説“老家有水了,並進了全村各家各户,從此結束了等水擔水、出村尋水拉水的歷史”。

我並沒有興奮起來,短短的一則信息,我看了足足一個多小時,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微信,可信程度微乎其微,打電話落實?我還真沒這膽量,但願是真的。

水比油貴,這是我的故鄉章冠村的悠久寫照。村子坐落在鄉寧縣雙鶴鄉東梁中部凸起的一峯丘上,雖然居高望遠,卻自古缺水。明知水往低處流,可是先人為何把村址選在這旱堡之上?

據考,民間素有“清朝圪墶明朝凹”之説。説的是明朝時期社會安定,人民安居樂業,大部分村子選在離水源較近、較避風的向陽低窪處。而到了清朝社會治安混亂,時常有打家劫舍的刁民響馬出現,於是人們便住到易守可防的高處。由此,證明章冠村是在清朝時才逐漸有人居住的。

但是,村東1.5公里的大井,旱季水源下降難以供應全村人畜之用。然而,村子南面的瓦窯溝雖也有水量不太足的泉井,卻是溝深坡陡路窄,最窄處擔水不能換肩,且是坡道如果把水桶擱地上休息不僅水翻光,連水桶都要滾到坡底,只好扁擔不動人轉身換肩擔着歇會再走,反正挑一趟水如行蜀道。

幾百年來,儘管缺水,但章冠村户數還不斷增加,主要原因是地理位置優越。反正由起先的堡寨上四座院落逐漸發展到,堡下南北東三面都住了家户。

水是生命之源,尤其是人,沒水也得用水。於是乎,全村七個打麥場各有一眼人工鑿成的旱井,下雨時把場掃淨用來蓄水供人補充飲用。一旦下了大雪,不少人家就用新雪水做飯。下雨時,家家屋檐下都擺着桶、鍋、盆等器皿接水用。另外,堡的西邊和南邊人家院外各鑿井一眼用來蓄儲村院等地方的髒水,供牲畜之飲。

當然,人們吃水首選泉水,儘管水泉很遠,但除雨雪外,每天黎明時分就有人開始挑水,要是準備出遠門半夜就起來連挑幾回把水缸注滿。由於取水路遠,早上挑水的人成羣結隊,有時全天路上都有挑水人往返,你回我去也算是一道風景。

章冠村的人挑水養成了與其他村人所不能具備的擔水技能,那就是二三裏的路程擔着兩桶水,無論快跑還是慢走,到家還是滿滿兩桶。用水更是節約有加,洗漱時把臉盆斜放,盆裏只盛一掬水,完了還要飲牛羊或者和泥用。即使走出章冠的人,在水源豐富的各地仍然沿襲着斜盆洗臉的習慣。總之,老家的人惜水如油啊!

從遠古,村人挑水用的都是木匠打做的楸木桶,直到八十年代才一律換成了鐵桶。七十年代時,縣上也曾無償投資搞過提水進村工程,但沒有成功。那時用的是鋼管與陶瓷管和三聯水泵,只有極少量水勉強進了一次村,大多在陶瓷管水泥結合處漏掉,村人就近用水僅僅三天,而後又挑起了水桶。再後來,路途遙遠的水源也遭到失管,人們開始用農用三輪車到外村拉水,也有外村人拉來水賣給村人的,這樣一來水桶基本不出院了,只用來在自家院裏的水窖提水。

隨着新農村建設的發展,村人逐步告別堡寨及其下方周圍的土、石窯洞,建起一座座現代型的住宅院落,且分佈在堡寨東面的足有約一公里的低窪處。新式住宅使父老鄉親們徹底告別了破窯危房,但並沒有告別嚴重缺水的生活條件。

“村人告別了缺水的歷史”。對父老鄉親微信羣裏的這條“破天荒”的信息,我還是斗膽予以落實,千真萬確!我百感交集,早年舉家進城,父母都已過世,回老家很少,除非村人婚喪嫁娶。這次沒啥理由,我便速回了故鄉。

據村人講,三年前縣水利局實施惠民工程以落實黨的相關政策,派技術人員幫助章冠村解決缺水問題,將原先的兩處水源併入一個庫內,在村北最高處修建了蓄水池,再將自來水分流各家各户。村裏人口不足三百,户數也不算多,但居住分散。有的兩三户就離蓄水池達一公里遠,通往各户的管道挖溝壕就是一項浩大的工程,但一户都沒漏掉,家家自來水都進了院。

豐富的泉水進村入院,從根本上解決了全村人的祖輩用水困難,有不少人在家闢設了電能熱水洗澡房,但父老鄉親們洗臉仍然還是把臉盆斜放着。

[編輯:張蒙悦]
  • 黃河新聞網臨汾頻道
  •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